• 2008-05-11

    一个重点

    难道说话不需要一个重点吗
    得多重一个点,才是重点啊

    请把“说话”一词进行各种替代。
  • 2008-04-11

    有关血统

    有些血统的人,比如像我这种人,开始很清楚后来很糊涂内种人,是不管怎么整都没办法确切的把一事儿传递出去的。

    要打一比方的话那就是所谓路的尽头没有叉路口内种,要么就是一环铁,自顾自跟那儿绕圈儿做实验。 

     

     

  • 2008-03-14

    都三月了哦

    该出来活动活动了
  • 2007-12-14

    崩溃

     有一天,我会面无表情的以1k/小时的速度告诉别人:我,崩,溃,溃,溃,溃,了。

  • 烤肉好吃,啤酒完全够喝,名叫巧克力的大狗很明星,赵斌晃脑袋晃得很

    迷幻,明辉的工作室很大,林子很容易着火,牛逼的一天

  • 2007-11-02

    粉猪头和奥特曼 - [蛋蛋]

    猪头电动车
    奥特曼电动车

    这俩玩意儿就杵在望花路内家很牛逼的四川面馆旁边的小卖部门口,是让小朋友坐在上面边摇晃边听音乐玩儿的。

     

  • 2007-09-25

    姜文还是牛逼 - [蛋蛋]

    看片的感受和开始的想像不太一样,想像中的太阳要比实际看起来疯狂些,一直期待着预告片儿里音乐高潮部分火车往远处奔驰,燃烧的鸟在上头盘旋时的激动时候,后来才知道内是帐篷。之前没敢看剧情介绍什么的,就是想给自己留个惊喜。看预告片儿的时候挺激动,一部分激动是因为预告片儿本身,画面,音乐,大火车。还有一部分原因是电影之外的,心想,终于能在大银幕看到国产的牛逼电影啦!
    .可能是期望太高了,有些不满足,没有出现比看预告片时更激动的时刻。
    .但还是激动,尤其是大火车从右边冒着烟开过来
    .以后期待的国产电影再也不看预告片儿了,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么值得期待的
    .音乐的旋律老在脑子里头转
    .第一次看到国产电影的影评各种猜测分析,谁怎样了,哪个镜头又暗示了什么,以前这都是针对国外电影的
    .想起库斯图里卡
    .我也想能拍一部这样的电影,这种憋着一肚子话跟人说的电影,而不是没话找话的内种,虽然对拍摄电影我还是门外汉
    .画面画面画面
    .姜文还是牛逼。
  • 2007-09-15

    边边角角 - [痒痒]

    还是喜欢深情款款的歌,有人在那唱的内种,唱得深情款款。为啥深情款款呢?为啥,深情款款,呢?
    找来找去找来找去,找不着好听的歌。忽然听到有人唱起来,忽然就回到了几十年前,娘在文工团招摇,爹还不认识娘,他辛苦考学,盘算着找个像娘一样的漂亮女人结婚然后再把我给弄出来吧?估计他没料到后来会是怎样。
    听到一首深情的歌的时候,忍不住开始想像爹娘荷尔蒙勃发的年代,我记得内时候他把我从幼儿园接出来假装平静地说:走,咱家买电视机了。从娘的脸上能看出来,内是个骄傲的时刻。
    娘现在还是很骄傲。爹呢,还挺辛苦,还在盘算。
    我特别怕像我爹那样,从一个好榜样,变成一个坏榜样。
    忽然从Youtube上看到几个超级女声在唱歌,就想,有些好东西点击率是100,有些垃圾点击率是100,还有些垃圾

    点击率是数不清。好东西都在那放着,看见了就看见了,没看见,也就那么着。只是不知道为啥想起爹娘来了
  • 九寸钉来北京演出啦,没啥说的,挺牛逼,视频是用手机拍的,
    糙了点儿,凑活看
     
  • 2007-09-02

    父女 - [看电视]

     
  • 2007-08-17

    估计是不祥 - [记梦器]

    杀了一个人,瞄准后从她肋骨的缝隙慢慢插进去三刀,每刀之间间隔着一条肋骨,旁边还有个人看着
    在一条泥泞的路边趴着,看着汽车轮胎轰隆隆从指甲尖前碾过,身体悬在半空,下面另一条泥泞的路,路面上露出一辆车的顶部,和另一辆的后屁股
    坐电梯,按了一层,到了,门没开,不由分说,哗啦啦升到20层,上来几个人,说:去一层。再按了一下1,到了,还是没开,不由分说哗啦啦开始上升,数字跳跃到没法辨认出来。一层忽然又到了,心里忽然觉得这次会下降到数不过来的地方,这时门开了,赶忙跑出去,听到门关上了,轰隆隆又开始响。
    回到泥泞的路边,发现一座乌黑的拱形铁桥,意识到应该走走,踏上铁桥,脚下是一条条的横纹,磨得锃亮,小心往前走,每走一步,桥就嗡~~的响一声儿,越往前走,响声约大,横纹约密,震得心里也越难受,走到桥中央,感觉自己就是内桥,我受不了,桥也受不了,不是我炸了,就是桥塌了,赶忙退回来。
    心里忽然想起一个姑娘,她说我在幼儿园,你来找我吧,在最里头的房间,齐胸以下的墙面都刷成了蓝色,如果你是色盲,蓝色和上面白色的墙面之间有一条很细的分界线。
    找到内个房间,发现她不在
    来到一个胡同,有看不见的屋顶在头上,自然光透过屋顶照射下来,胡同忽然显得很假,但又有股霉味儿,一个朋友说,你等等。
  • 完全不行!都开始肉跳了,就差心惊
  • 2007-08-04

    WII控音乐 - [看电视]

    用wii玩软件的已经很多了,有用来玩儿魔兽的有拿来当电脑遥控器的(电脑遥控器其实一直是我的梦想,躺沙发上按来按去的多牛逼啊,不用窝在屏幕前扣扣嗖嗖的浑身不得劲)还有用来控制max/msp的,这回看见用来玩儿reaktor还是挺新鲜的,虽然并不难,起码我就不会max/msp,但是,旋律在手里转来转去的感觉真的是太他妈过瘾了 
  • 我很想知道现在两难不两
  • 2007-07-25

    青岛青岛! - [看电视]

    作为家属,参加了miss的青岛大趴,一水儿海魂衫红领巾大小队长牌子别着,从小到大没这么招摇过 
  • 2007-07-18

    激光雕刻iphone - [蛋蛋]



    把周围摸得着的金属的东西都刻上烤面包机吧,刻成面包片的就直接打死

     
  • 大黄蜂私奔出sam的屋子自个儿朝天上照射出博派的标志

    大黄蜂敏感的心受到刺激,委屈之余一怒之下叽哩喀嚓变成崭新跑车牛逼的直冒光

    汽车人摧毁民宅运动场降临地球,为首机器人变形明显比别人多了十几秒钟之后说:我叫晴天柱,这些是我的朋友,爵士,大黄蜂。。。这明显是在介绍他的乐队嘛,紧接着,每个人都有solo表演。

    内个路障,不知道是不是音波?在大仓库里轰着油门一步一步往前吓唬sam,终于憋不住了赶紧变身问:你是不是xxx的后代?眼镜在哪里?

    狂派得知找到能量块的时候集体出动,不是坦克就是飞机,甚至还有挖掘机!我很喜欢挖掘机!

    比较颓的时刻就不说了

    音乐不好
  • 2007-07-13

    小乔 - [看电视]

    脑浊唱着唱着老了,大乔在快老的时候唱歌被人听见了,小乔在长大的时候开始唱歌,小乔唱:到哪儿找天生的一对呀?小乔唱歌真好听啊。 
  • 2007-07-07

    关鱼夫妇的博客 - [牢骚]

    在这个闷热的夜晚,看了关鱼夫妇的博客,之前,看了飞跃疯人院这个片儿,这片儿没有想象得那么好,在看飞跃疯人院这个片儿的中间儿暂停了一下,跟间隙讨论了一下要接一个大活儿有多么的艰险,在这之前,陪同更非一起探讨她领导小侄女是多么有主见以及下一代的教育问题。在这之前的白天,解决了股线图该放在透明方块儿的左下角还是右下角,以及金粉该往地球上洒1秒还是三秒的问题。
    白天还挺超现实
  • 2007-07-04

    烟儿 - [痒痒]

    有一次晚上不冷不热看一片儿不咸不淡,喝到三瓶忽然就开始打量房间,发现刚吐出来的烟凝固在头顶成了一个形状,还一动不动,我就绕着烟来回转着圈看,内烟就跟垛在屋在中央似的,我从上头眯着眼往下看,从底下猫着腰往上看,有时候还扒拉扒拉。
    我就想,这个跟将来黑乎乎冒油的肺没多大关系,跟以前笑话刚学抽烟的哥们内样儿有多傻没多大关系,跟看到别人的烟头掉地上立马产生上去踩一脚的冲动这些滥七八糟的念头都没多大关系。
    于是就觉得很奇妙,内一晚上都挺高兴的
    今天晚上想起来这事儿,居然又挺高兴的
  • 2007-06-24

    纯老北京吆喝 - [看电视]

      内唤头的大夹子声响效果挺猛
  • 2007-06-19

    nike mr.shoe - [看电视]

     
    前段时间参加了nike mr.shoe展,布展搭了一晚上,费了牛劲了  
    给这个展弄得片子,亦是费了老牛劲了
  • 2007-06-19

    工商银行意见薄 - [蛋蛋]

    没想到还真有留言的,更没想到还有耐心回帖的 
  • 2007-06-10

    昨儿喝多了 - [蛋蛋]

    更非说:你昨晚上咬牙切齿非得记住一件事来证明自己没喝多你记得吗
    我完全不记得了,我说:你做梦吧?她说:我昨天就说你肯定会忘,以为是做梦
    今天还将和极不靠谱的马宁兄弟喝多,预计今晚的话题是回忆华联公寓的浪漫生活以及众多小妞,比如菜板和小交
  • 2007-06-02

    CEXXXX FM

    今天弄了个小电台,以后会不定期更新,方便在没有自己喜欢的音乐的机器上也能听到想听的歌,另外也可以搞得别人在看我blog的时候觉得很有气氛。
  • 2007-05-26

    我操

    还挺爽的,就那么一会儿。
    什么是不顾一切啊?不是歇斯底里跳河自杀对自个儿怎么狠怎么来,我觉得应该是像今天某频道播的那样,一豹子叼着一刚出生的小狒狒,豹子本想吃它妈来着,刚想啃呢,拉出一小个儿的来。
    豹子叼着小个儿的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又是舔又是划拉的,这时候电视上开始演豹子的童年生活,被父母抛弃,天天被一群闲狒狒欺负等等,估计导演内意思是要说这豹子狠豁达,即使童年内样儿了都,还是要对狒狒好。
    我不想对闲狒狒好,只是忽然就觉得这母豹子还挺不顾一切的


  • 一种运输工具,在运送你的过程中改变你,你也改变它。
    按时出发,按时到达,上车你就知道目的地。
    看看风景变化,跟姑娘们聊聊天,还有就是观赏自己的变化。
    在明确无误的起点和终点面前,也只有这些事情好干了。
  • 一个朋友号召说“去一个牛逼的地方吧,我刚去过,那有栋房子长的很不一样,还有一个院子,进去会受到不同寻常的招待,总之,去了就会有种从未有过的体验,像是你看着一张持续的笑脸,嘴里感觉有点腥,身上有种若即若离的东西正在剥离却怎么也不彻底,你想感叹,却发现空空如也,什么都抓不到,去吧去吧!”
    当然这些并不是他说出来的,而是在他描述那个怪异的地方的时候,我顺着他的思路去游历了一番,虽然没有看到任何具体的景象,可感受确是的的确确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所以,也许,他只是说了去一个牛逼的地方吧!剩下的话,是我在脑子里对自己说的。
    于是我们就去了。
    中间没有任何过程我们就抵达了,我们乘坐的吉普车停在一堵砖墙前,旁边是个泥泞的水洼,水洼边上有一层凝固的冰状的东西,这个凝固的整体比别的地方高出一截,像个s型的小台子,表面是透明的,里面是湛蓝色,我们盯着看了半天,感觉这东西随时会开始流动起来,或者整个的向旁边平移,一直移到水洼里。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内个朋友绕过去,来到一个铁门前朝里喊,出来一个人拉开铁门看着我们,旁边有条狗也看着我们,我们就进去了,内个人想拦住我们,跟了两步就停下了。
    我们穿过一个院子,来到一个昏暗的房间,屋里围坐着一屋子人在吃饭,看到我们到来都很吃惊,有个50多岁的干吧瘦老头拿着碗看着我们,旁边一个胖胖的女人站了起来想说什么,周围坐着的几个年轻人很木讷,盯着眼前的菜不出声,女人刚想说什么,老头一挥手:“给他们煮只鸡”,女人说:“可咱只有一只鸡了”,老头说:“那也得煮!把毛去了!”
    于是女人就去煮鸡,我们坐了下来开始吃桌上的剩菜,大家都不说话,闷头吃。过了很久很久,鸡也没有上来,周围的人也不知道哪里去了,老头背后,好像还有一重一重的屋子,但是看不清楚,屋里一股霉味。
    忽然,我们觉得完成了什么,于是走出了屋子
    我们好像集体失去了一段时间,等清醒了的时候,发现置身于一个客厅里,周围都是破旧的西式家居,但统一刷成了很淡的蓝色,几乎所有的家居都雕着花和各种流线型的复杂的线条,看起来很像我们见过的那个凝固的大冰块,只是上面布满了裂纹。这时屋子中间站着一对夫妇,我们自己消失了,女人对男人说:终于买下了这栋房子,还有这些家具,我这辈子就想住在一栋这样的房子里,里头摆的都是这样的家具,现在终于都实现了。男人说:恩,钱都花光了。女人说:虽然是二手的,但也值了,说着向阳台走去。屋里正中央放着一张单人弹簧床,一个小姑娘坐在床上,看着周围,屋里没有了声音,我们心里开始难过起来
    ,眼前的家具开始变得越来越破败。
    我们来到阳台,阳台非常开阔,这时能看到这是一栋建在一片开阔地的唯一的一栋两层白色下楼,周围什么都没有,我们心里越来越难过,于是开始互相厮打起来,两个人一组。
    打着打着,我们从阳台掉到了地上,两边是高耸的楼,我们在中间狭窄的胡同里停止了打斗,在左边的楼洞门口,我们又看见了那块凝固的大冰块,只是它已经化了一部分,露出里面的蓝色,周围有一些格子状的冰块开始噼里啪啦的碎裂,有些冰块一直连到了楼顶,一个人顺着冰块往下跑,边跑边喊着什么,好像很着急,冰块从他脚底下哗啦哗啦的往下掉,我们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很严重的事情。
    他跑到我们面前,很急的说了一些话,然后双手开始挥舞起来,每次一挥手都会甩出一根针一样的东西,叮的一声扎进墙上,被针刺中的地方就出现了一个鲜红色的小圆斑点。那个挥手的哥们动作越来越快,墙上的红斑越来越多,我觉得越来越热,就学他开始挥手,每次一挥,就会有根针飞射出去扎进墙上,被扎中的地方就会出现一个红色圆斑,每扎中一个圆斑,我的热就减轻一分。空中飞舞的针越来越多,墙逐渐变成了大片大片的红色,忽然我的手臂象被什么烫了一下,疼得要命,接着内地方就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圆斑,我渐渐明白了拼命挥手是在干什么了,可是我的速度还是不够快,也渐渐快没力气了。
    最后,我们被红色淹没了。